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Facebook式难题:财富和话语权的天平,选那边?

Facebook式难题:财富和话语权的天平,选那边?

《网络安全法》实施后,头一次有著名的互联网公司撞倒枪口上。

 

中国三大互联网社交媒体平台公司,被监管部门处以最高罚金:

 

微博、百度和腾讯,因为内容违规分别被北京和广州网信办处罚。

 

微博的问题是其用户“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宣扬民族仇恨信息及相关评论信息”;而贴吧则是因其用户发布传播“淫秽色情信息、暴力恐怖信息帖文及相关评论信息”;腾讯则因为微信公众号平台存在“用户传播暴力恐怖、虚假信息、淫秽色情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秩序的信息”。

 

太平洋彼岸的Facebook,也正在遭遇美国国会调查。

 

因为俄罗斯操纵的一些虚假账户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购买了数千份广告,目的是干预美国大选。Facebook同意向国会调查人员提交数千个俄罗斯支持广告的详细信息,并表示将采取措施增加政治透明度。

 

这是Facebook假新闻后遗症。

 

 

中美在同样时刻加强对新媒体平台的控制,因为在某些媒体形态过渡上,中美的监管者都面临同样棘手的问题。

 

1、假新闻影响大选

 

美国大选在一定程度上被Facebook和Google上的假新闻影响了,而川普是得利比较多的那一方。

 

假新闻的来源,却是几千公里之外的马其顿的韦莱斯小城,这个小城是假新闻生态链中重要的一环。

 

关于这个小城的传闻很多,最近CNN的记者实地去调查了一下。

 

这个产业的成熟程度,超过原来的想象,韦莱斯的市长,也对这个产业心知肚明。

 

马其顿在2015年世界GDP排名是127位,100亿美元左右,人均GDP4878亿美元,标准的发展中国家,美国的GDP是它的1700倍。

 

但是马其顿制造的假新闻实实在在影响了美国的大选。

 

当然,想绕过Facebook和Google越来越严格的监管,马其顿的假新闻制造者自有妙计。他们花两欧元就可以购买到真实的美国Facebook用户账号,通过这些账号发布假新闻,然后把流量导到网站上通过Google的AdSense变现。

 

如果是高手,这样的收入每天有2000~2500美元,这个产业在马其顿来说绝对属于金领基层,市长认为,假新闻行业就是马其顿的“美国梦”。

 

这个小城据说有几百家假新闻网站,被称作“川普之城”,因为据假新闻作者说,川普就是流量大户,不管写什么,只要是川普的新闻,都有流量。

 

当CNN记者问假新闻作者是否知道这是假新闻,他的回答是:不知道也不关心。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已经为2020年的美国大选准备好了。

 

2、最倒霉的人

 

如果评选被新媒体伤害最深的人,绝对是希拉里·克林顿。

 

2008年,希拉里在民主党内选举输给奥巴马,因为奥巴马更会利用新媒体,Twitter和Facebook用得更顺溜。

 

2016年,希拉里加强了在Facebook和Twitter上的攻势,几乎获得了除了彼得·蒂尓之外所有硅谷大佬的鼎力相助。掌握了华盛顿邮报的亚马逊老板杰夫·贝索斯捐款,Facebook老板马克·扎克伯格和Google两位创始人佩吉和布林都支持她。

 

然而,这一次希拉里在一定程度上,败给了假新闻。

 

大西洋月刊评论说,希拉里是历史第一个新的信息战的牺牲品。

 

时间如果能够倒流,希拉里肯定会不惜代价讨好扎克伯格,民主党会拿出大价钱雇佣来自硅谷的CTO。

 

民主党在技术方面没有钱投入的情况下,共和党则在2012到2016年间,投入了1亿美元建立数据基础设施。

 

美国2016年大选,假新闻的影响力超过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NBC这些老牌媒体。

 

在三个月的大选中,排名前20的假新闻在Facebook上获得了870万次的分享和评论;与此同时,排名前20的正规新闻只获得了740万的分享和评论。传统媒体在这场舆论争夺战中完败。

 

假新闻和正规新闻有一个此消彼长的趋势。

 

在一开始,主流新闻占据优势,距离大选越来越近的时候,假新闻开始爆发,在浏览量上超过了正规新闻。

 

前20大假新闻中,虽然只有三个新闻是彻底挺川普反对希拉里的,但是这三个新闻占据了榜首。

 

排名第一的是“教皇发表声明为川普背书”;排名第二的则是“维基解密称希拉里向ISIS售卖武器”。

 

假新闻虽然只为流量,但只有一条是确切反对川普的:不管有意还是无意,Facebook的假新闻大大帮了川普的忙。

 

在对Facebook的利用技巧上,假新闻网站大大超过正规媒体。

一个名为ending the Fed(终结美联储)的网站,2016年3月注册,在大选期间Facebook上的转发和评论超过了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

 

另外一个名为conservative State的假新闻网站更夸张,2016年9月份注册,在大选期间流量超过了传统媒体,其中30%来自Facebook,10%来自Google。

 

在Facebook用户的争夺上,19个主要新闻网站,败给了注册只有几个月,来自于马其顿等东欧国家的假新闻网站。

 

假新闻超过正规新闻,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为什么在这个信息充分传播及时的时代发生?

 

3、影响力的转移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美国的传统媒体已然没有了第四权力,这个权力转移到了Facebook手上。

 

Facebook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站,拥有20亿MAU,拥有WhatsApp、Instagram等社交矩阵,虽然不生产新闻,只是新闻的搬运工,但这个“搬运工”却是媒体世界实实在在的主导者。

 

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数字中心的学者Emily Bell在一篇论文里说,影响力像能源一样,只会转移,而从不会消逝。

 

当社交网站组织、货币化、分发信息和内容,社交网站就取代了传统媒体,开始组织辩论、收集信息、教育民众,帮助或者反对政府。

 

Facebook实际上已经从传统媒体手里拿到了影响力,只是还不懂得如何运用。

 

现代媒体诞生两三百年,从报纸杂志到广播电视,这套玩法都早已确定,不过Facebook的主页是获得用户和广告变现,它拥有了媒体影响力,在操纵议程上,还是非常稚嫩。

 

而失去影响力的传统媒体,对Facebook平台下的传播规则、货币化方式都不熟稔。

 

这就诞生了一个巨大的空白:一个可以拥有巨大影响力,又能产生巨额利润的空间。

 

马其顿的假新闻制造者抓住了这个机会,显然,他们制造的新闻,操作的手法,更能适应Facebook的规则。

 

假新闻制造者就像金正恩一样,手里拿着一颗核弹,只想着用来做交易,却远不知这颗核弹的威力。

 

假新闻实实在在影响了美国的大选结果,Facebook也因此被美国政府调查。

 

媒体不仅仅是一门生意,它塑造人的认知环境,影响社会的思考,尤其在美国大选这个话题上,假新闻利用它创造的一点点利润,却歪曲了公众的认知,影响了大选的结果,这些贪婪的小蟊贼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世界的进程!

 

默多克曾经有一句名言:谁控制了传播的入口,谁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这个时代的默多克不是别人,正是Facebook的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

 

4、中国的问题

 

视线转到中国来,中国没有Facebook这样一家独大的网站,腾讯(微信和QQ)、微博和今日头条共同组成了新时代的舆论圈。

 

中国的状况跟美国略有不同,不过影响力的转移也是非常明显。

 

对微信、微博今日头条掌握得好的,不会是传统媒体,必然是有着利益冲动的各类自媒体。

 

在中国,党管媒体的情况下,有政策的庇护,直到现在,传统媒体都没有意识到话语权的丧失。

 

人民网火力全开,三批今日头条,认为算法推荐“此路不通”。

 

不过人民网本身也在今日头条开设专栏,每日发布上百条新闻,除了爆款之外,浏览量大部分停留在个位数十位数。

头条号作者善于把握头条算法,高高在上的官媒在头条上的阅读量肯定有限。

 

严肃媒体在移动时代的失败是必然的,在中国的社交媒体的主流也是标题党、咪蒙体,娱乐新闻、体育新闻、社会新闻夸张到无以复加。

 

人类本性就是猎奇,花边、性和丑闻,永远是驱动机,从赫斯特的《纽约日报》的黄色新闻到如今英国的《太阳报》三版女郎,几百年来一向如此。

 

《新共和》(New Republic)杂志在2012年被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收购之后,业界一度认为年轻高科技亿万富翁真愿意帮助这本备受尊崇但陷于亏损的杂志重整旗鼓。但随着休斯为争取廉价数字广告收入而迫使《新共和》追逐肤浅的快餐式新闻故事,杂志的大部分员工离职抗议。

 

假新闻的泛滥,只不过是两百年前黄色新闻的翻版。

 

跟美国不同的是,我国实行的是党管媒体的原则。

 

党管媒体不光是传统媒体,还包括新媒体领域,所有从事新闻信息服务、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能力的平台都要纳入管理范围,所有新闻信息服务和相关业务人员都要实行准入管理。《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在政治新闻领域,仍然遵循严格的管控原则,不管是微信、今日头条和微博,都严格遵循,如果过线,马上遭到严惩,即便过期,依然追溯。

 

政治新闻的牌照制度,保证了即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假新闻依然难以绕过监管影响民众。

 

5、警惕资本掌控媒体

 

即便在号称言论自由的美国,Facebook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Facebook开始了对内容的核查。扎克伯格手握巨大舆论权力,虽然他表现得谦谦君子,但仍然无法打消社会对他的疑虑。

 

操纵舆论一向是被政府忌惮的,商业大佬一旦拥有了话语权,群众动员能力和煽动性都非常惊人。

 

川普经常斥责CNN和纽约时报,“fake News”、“very bad”,实际上这只是失去影响力的纸老虎而已,如果川普想连任,恐怕最大的隐忧在于扎克伯格。

 

即便在资本家掌握媒体的美国,媒体渠道也从来没有集中在一个人手里,赫斯特虽然有报业集团,但有普利策跟他竞争,Facebook目前一家独大,看不到有被颠覆的可能。

 

科技公司本来已经占据美国前五的位置,Facebook市值接近5000亿美元,富可敌国,又称为影响力最大的媒体平台,虽然马克·扎克伯格是一个自律且温和的人,仍然让美国人惧怕:美国的命运,决定于一人之手。

 

在中国,情况会好很多。不过也不乏有些愣头青,企图用资本操控媒体。

 

财新杂志报道,《某某日报》社长谢某某因严重违纪已被撤职、开除党籍,目前正接受有关部门调查。该报社因各类经济问题被上级主管部门责令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整改。

 

金融巨鳄肖某某的“明天系”早已牢牢掌握了对该报从经营到内容的控制权。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

 

毕竟,真正的媒体权力,已经转移到了互联网巨头手中。

 

“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互联网带来天量财富和天然的影响力,中美皆然。

 

甘蔗不能两头甜,选择了财富,就要放弃话语权,哪怕它甜如蜜糖,实则毒如砒霜。

 

某名老女人说,他们只是还没真正尝到权力的滋味。

 

影响力也是如此。

 

要我说,尝到滋味之后,还能放弃,才是大智慧。

 

你说呢?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超先声文章全部原创,都是赤裸裸的干货。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公众号,否则坚决找你麻烦。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