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腾讯在2018

腾讯在2018

1、

彭博社的最新报道称,中国监管层关闭了新游戏上线绿色通道。

这个绿色通道用来测试国内和国际游戏,堵住了这个通道,就堵住了新游戏上线、货币化的最后一个漏洞,对游戏商来说,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在2018年腾讯二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腾讯总裁刘炽平表示,“广电总局也意识到这样的监管措施已经影响到了整个游戏行业,因此设置了一个绿色许可通道,通过这个渠道得到许可的游戏可以先进行一个月的商业化试运营,这为整个行业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

游戏行业的走势,完全出乎了刘炽平的判断。

不管是官方政策还是舆论,对于游戏行业都是收紧的。

8月30日,八部委在《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中提到,新闻出版署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10月12日,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发布“沉迷手机游戏的留守儿童”;

10月13日,《焦点访谈》继续呼吁“让孩子放下手机游戏”;

这些明确的信号已经被腾讯吸收,外部变化直接催生了腾讯内部的变革。

2、

再次遭遇七年之痒,2018年9月底,腾讯开始了架构大调整。

跟几乎一年一调的阿里不同,腾讯架构基本稳固,这次的调整,在事业群上做文章。

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调整为六大事业群,最新的组织架构为: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并宣布成立技术委员会,打造腾讯技术中台。

腾讯的困境,有人说来自内部山头林立,信息隔绝;有人说是投行化,耽于创新。

以腾讯中国第二大市值互联网企业,恒生第一股,中国互联网行业半壁江山,骤然的下跌,绝对不光是自身因素。

火箭速度增长的微信用户,让如日中天的腾讯,忽略了外部政治和社会生态的巨大变化,从而埋下了致命的隐忧。

虽然都叫互联网公司,互联网公司之间却有许多不同。

从市值上看,阿里巴巴3900亿美元,腾讯3400亿美元,蚂蚁金服估值1500亿美元,其后分别是估值750亿美元的头条、711亿美元的百度,滴滴、美团、京东、网易、拼多多可以算后五名。

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是电商;滴滴、美团算是线上线下融合;头条和百度是信息和视频;蚂蚁属于互联网金融;腾讯和网易主业是游戏。

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史,虽然不乏VIE、GFW这样的限制,终究青山挡不住,浩浩荡荡的江水拍山而去,成为如今比肩美国的世界互联网第二大国。

外部环境和中国互联网行业之间有碰撞,也有互相促进,不能一概而论。

互联网和我国的意识形态管控之间,是一个交集。

互联网中的技术进步、经济发展、信息传递,在我国几乎不受到任何影响,甚至获得了比美国还宽松的监管环境,比如电商行业。

互联网中的舆论动员、新闻传播、娱乐沉溺等,在一开始就跟意识形态有一定的冲突,但除了几个标志性事件(Google、饭否)之外,百度、腾讯等的发展也几乎一帆风顺。

3、

进入新时代,高层对于互联网的重视远甚于以往。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2018年3月,小组升级为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

在意识形态领域,高层分别召开了三次座谈会,有了三篇座谈会讲话。

分别是2014年1月15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2月19日《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2016年4月19日《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类比“老三篇”,这三次讲话可以看做是最高层对于意识形态,对于互联网态度和看法的“新三篇”。

互联网认识和管控进入了新时代,互联网也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通观“新三篇”,互联网从业者至少要认识到几个问题。

互联网经济的壮大,为自己争夺了话语权,有了里子,也有了面子。

这个面子,既是以民营经济为主互联网企业在国家层面的面子,也是与苹果亚马逊等国际巨头平起平坐的面子。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能跻身庙堂会议,建言献策,高层对于能够发展经济增加就业必然呵护备至。

大部分的互联网从业者,是能够继续从中国经济增长中不断获得利益的,不管是移动互联网、O2O、互联网金融还是未来的人工智能、无人驾驶。

互联网与意识形态的交叉部分,会受到严格管控,原来管用的擦边球、拖字诀等做法,已经完全不适用。

尤其是2018年两会后党和政府机构改革之后,形成了一套以网信办为主体,以宣传、文化部门为补充,以工信系统为技术指导的监管体系,已经基本完善。

“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从事新闻资讯传播、视频内容、社交网络、游戏的厂商,在新监管体制下,开始频频触线。

要把党管媒体的原则贯彻到新媒体领域,所有从事新闻信息服务、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平台都要纳入管理范围,所有新闻信息服务和相关业务从业人员都要实行准入管理。有关部门要认真研究,拿出管用的办法。

讲话言犹在耳,不过许多从业者重视程度不够。经历去年大号整改风波后,依然我行我素。

今年以来,各大新闻网站、APP,短视频和视频网站,游戏和社交,迎来暴风骤雨的监管,才知道有关部门并不是吃素的。

4、

从2014年开始,互联网所处的社会环境、政治生态发生了变化,而腾讯作为横跨社交、游戏和内容的领头羊,是最早感受到变化的公司。

2011年微信横空出世,腾讯开启了高歌猛进的模式,一路过关斩将,佛挡杀佛。

守住核心业务,把半条命交给投资企业,腾讯拿下了中国互联网大半壁江山,这一套打法逻辑经过实践检验,至少从结果上来看,这个战略非常成功。

腾讯的主要业务、投资模式,一直非常稳定,营收和利润也同样也很一条上扬曲线。

腾讯的颓势,最大的干系就是游戏增长乏力。

2017年第二季度,游戏收入238.61亿元,同比增长39%;2018年二季度,游戏收入252.02亿元,同比增长6%。

比起第一季度,2018年二季度游戏收入环比下降了12%。

2017年开始,中央媒体长篇累牍对游戏的口诛笔伐,以马化腾去参观和解,但腾讯总体战略并未动摇。

2018年腾讯倾注全力的两款吃鸡游戏,光子工作室《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和天美工作室《绝地求生·全军出击》,希望能够接过王者荣耀的棒,继续为腾讯创造巨额利润。

因为机构改革的原因,PC版吃鸡游戏无法进来,两款吃鸡手游不能够货币化。

腾讯在购买韩国蓝洞吃鸡游戏版权上投入不菲,维护和更新两款游戏也是巨大成本,但10个月里却得不到收入。

王者荣耀已经进入游戏生命的后半程,强弩之末,缺乏接班人的腾讯游戏,只能巴望监管层快些放行。

腾讯高层显然也是这么认为,在二季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中,腾讯总裁刘炽平解释,此次停止游戏审批主要是因为相关官方机构正在进行重组,他表示对《绝地求生》通过审批没有什么担心。

腾讯对大势的判断出现了不小的失误,如今相关重组的官方机构三定方案都已经推出,游戏的审批仍然杳无音信。

停止游戏审批的原因并不仅仅是官方机构的重组,更重要的是背后监管体系的变化。

跟阿里巴巴时刻关注历史进程不同,腾讯这家公司对形势有一种钝感力,有时候钝感是一种优势,有时候却是致命的。

阿里的业务,除了大文娱之外,基本上与意识形态交集不多,腾讯的几大主营业务,全都与意识形态有交集。

微信和QQ是中国最强大的社交工具;腾讯新闻和视频是中国最大的新闻门户和视频网站;腾讯游戏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

监管逻辑发生变化,在每个细分领域,腾讯都是首当其冲。

在每条业务线,腾讯都兵强马壮,稳居第一;但在宏观战略上,腾讯表现却差强人意。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点正好跟阿里系产生鲜明对比。

蚂蚁金服在今年改变模式,2021年时让技术服务收入占总收入超过65%。

这是蚂蚁金服看到支付和金融服务存在风险,这是决策层对外来趋势判断后及时做得调整。

相比较而言,2014年到如今,腾讯游戏占比一直在上升,虽然金融和广告收入也在上升,但相对速度较慢。

马化腾虽然近期当选了改革开放40年百大企业家,一个人的命运,个人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这是一切以内容为核心模式,包括头条、百度、快手、微博都要面临的问题。

5、

互联网之父Tim Berners-Lee在今年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认为,他不会用失败来形容互联网,但互联网并没有带给人们一个积极的、建设性的社会。

20多年前当他发明万维网的时候,他认为互联网只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当年他热情洋溢写到,草根的声音传遍地球,这让我感到欢呼雀跃,在互联网帮助下我们可以建设理想中的大同世界。

如今他批评大型互联网公司集中了太多的权力,Facebook、Google和推特“控制了哪些观点能够被看到和分享”。

哪怕在五年前,提到管控互联网,就会被认为是落后、阻碍进步。

互联网正在中心化,巨头们正在控制这些基础设施,一个破坏性的新网络正在被新的体制在过滤,屠龙的少年坐在宝座上,慢慢长出了角。

互联网去中心化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没有人认为互联网还能回到最初去中心化的完美状态。

每个国家互联网都在中心化,也没有新技术能够打破这个趋势。

事情正在起变化。

中美两个互联网大国,都在改变互联网监管的一些法则。

中国的网络安全法,美国媒体对Facebook大选期间的追问和扎克伯格的听证会,都是监管层对互联网底层规则的调整。

1890年代,洛克菲勒等垄断巨头把持美国经济的时代,美国最早倡议反垄断法的参议员约翰·舍曼曾经说,

“如果我们无法忍受政治上的国王,我们也不应该忍受制造业、交通业以及任何国计民生行业的国王”。

那么,我们应该把谁关到笼子里?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超先声文章全部原创,都是赤裸裸的干货。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公众号,否则坚决找你麻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