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上了牌桌却不懂玩法 阿里小米华为出海之路为何一波三折?

上了牌桌却不懂玩法 阿里小米华为出海之路为何一波三折?

《经济学人》近期的一篇文章提出,中国新一代的企业家们,是大胆而有创造力的一批人,世界工商界和消费者将很快感受到他们的影响力。

这些企业以科技企业为主,不但包括老牌的BAT,也包括少壮派滴滴、今日头条和美团,甚至刚刚成立一两年的摩拜单车、ofo都在布局海外市场。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中国公司的国际化再一次被提上日程,到底是占领欧美的高地,还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拓?

1、中国科技企业出海

过去10年,除了央企国企的“走出去”战略之外,年轻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也进行了一定的扩张。

互联网产业在中国发展10年之后,2007年,百度相继进军了日本、巴西、越南、泰国和埃及。

为什么不选择进军美国?

李彦宏这么解释,美国市场跟发展中国家市场完全不一样,一个公司成功国际化不是仅仅美国化,美国只是世界的一部分。

不过,百度的国际化策略,难言成功。

2007年,百度日本分站成立,作为百度国际化战略的首站。

不过,百度日本市场份额从来没有接近过日本雅虎和Google,而且成立以来一直亏损。

2015年4月,挣扎8年之后,百度日本默默关站。

这几乎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个出海项目。

2015年之后,中国科技公司出海,有了新的模式:押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这次的出海颇有章法,阿里巴巴和腾讯押注东南亚,几乎是划江而治,小米、OPPO、vivo和蚂蚁金服进入印度。

中国在海外的利益大大增加。

阿里巴巴控制东南亚电商、快递和自由贸易区;蚂蚁金服掌握东南亚和印度的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腾讯则进入掌控了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媒体。

阿里巴巴分两次共投入20亿美元收购了东南亚第一电商平台Lazada,入股印尼电商Tokopedia;

蚂蚁金服则投资了泰国支付公司 Ascend Money、新加坡换汇交易平台 M-DAQ、菲律宾金融科技公司 Mynt、以及马来西亚支付公司 Touch 'n Go;

腾讯进入泰国市场,收购了泰国第一大门户网站Sanook,并且跟媒体平台Ookbee合作成立数字内容公司Ookbee U。

更重要的是印度市场,几乎所有中国的科技公司都在印度押下重注。

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控股了印度最大的支付企业Paytm,入股了第三大电商Snapdeal;

腾讯则花了1.75亿美元入股印度版“WhatsApp”Hike,联合eBay和微软,投资14亿美元入股了印度第一大电商Flipkart。

下注更大的是小米、OPPO和vivo等智能手机厂商们。

一年前,小米、联想、OPPO和vivo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只占印度市场的15%;一年后,四家智能手机的份额已经超过了印度的51%。

中国厂商的狂飙突进,已经成为印度牌桌上的最大玩家。

2、海平面下的暗流

科技企业的第二轮出海,表面上看来,风光无限,鲜花与掌声齐飞,名声与金钱一色。

实际上,从来没有出海经验的中国企业,看似风平浪静的表面,实际上暗流涌动。

首先,面对国外的监管政策陷阱,中国企业屡屡踩坑。

同样是把短信等信息备份到国内服务器,苹果和三星等企业同样在做,而小米则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小米解释说,这仅仅是一项云服务而已。

清华紫光对美国半导体企业美光的收购,蚂蚁金服对美国支付企业moneyGram的收购,在比交易对手价格高出很多的情况下,收购都遭遇了巨大的阻力。

其次,中国崛起过程中与世界旧势力旧规则产生摩擦,国家间的问题,具体化为周边国家对中国企业的种种掣肘限制。

在中国公司投资巨大的东南亚,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普遍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有龃龉。

尤其是亚洲第二大国家,世界第二大人口大国印度,在今年夏天跟中国在领土上的争端,更让所有在印度投资的中国企业捏了一把汗。

在局势紧张的时候,越南和印度都曾有抵制中国货,打砸中国工厂的行为。

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中国科技企业在国外的投资会越来越多,利益越来越大。

为了保证中国的海外利益,中国对外政策从“韬光养晦”,开始“有所作为”。

中国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吉布提,也租借了如瓜达尔港等外国港口。

中国的能源、矿产、铁路、制造、工程等大国企可以得到国家很好的保护,但是民营企业为主的科技企业,在寻求国家保护的同时,要开展积极的自保。

中国科技公司的海外之路,要想走得稳、走得远,也得参考他山之石。

3、中国三星的启示

欧美企业发展史都上百年,从殖民地时代开始,难以模仿;同属于儒家文明圈的日韩企业,其实更值得中国学习,在日本企业纷纷没落的情况下,韩国企业全球进取。

三星就是韩国企业的佼佼者。

在国际化上面,三星可谓长袖善舞,以韩国区区10万平方公里、5100万人口,三星电子世界500强排名第15名,可以说,三星绝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于海外市场。

2016年,三星北美市场占34%,欧洲和独联体占19%,中国占18%。

海外市场既然是三星的生命线,三星对海外市场的掌控能力,资源投入,一直是世界前列。

第一、真心为投资国着想,做合格的企业公民,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被人诟病的一点是,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用功不够。

中国企业最大海外铜矿曾因污染环境被秘鲁叫停,索赔3亿美元拆迁费。

尽可能多承担社会责任,占领企业道德高地,是中国三星的启示。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企业社会责任蓝皮书(2017)》显示,中国三星以92分的综合得分连续5年排名外资企业第一,在社会责任这一单项上被评为100分。

1992年,三星正式进入中国,如今已发展为涉及电子、金融、重工业、建设、医疗等行业,员工超过10万名的“巨无霸”,其在公益方面的投入更是领先所有在华外资企业。

中国三星高管透露,中国三星近几年在公益方面的投入均超过一个亿。

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邓国胜说,三星的成功,一方面在于三星总部拥有成熟的公益理念、原则和方法;另一方面,三星又鼓励各国分支结合本土需求进行公益事业的探索,同时保证原则性和灵活性,形成了三星在公益方面良好的品牌形象。

中国科技企业,即便老资格的阿里巴巴和腾讯,也不过18年,在公益理念上处于正在形成阶段,在海外进行本土化的公益试验,更是奢侈。

但这个事情刻不容缓,中国科技企业的国际化大潮已经不可逆到来,边学边干成为了唯一的解决方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钟宏武则建议,中国走出去的企业要提高当地的透明度,学习三星定期发布《中国三星社会责任报告》,进入的各个国家应该有专人负责社会责任项目。

第二、研判国际形势,跟政治保持一定距离,但密切注视局势。

由于萨德事件影响,许多韩国企业在中国遭受重大打击,心灰意冷的乐天,甚至要退出中国。

作为韩国头号企业,三星在中国却依然岿然不动,几乎没有受到太多冲击。

8月30日下午,陕西省与三星电子高端存储芯片二期项目投资签约仪式在西安举行。

时任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三星大中华区总裁张元基出席签约仪式。

陕西省长胡和平,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三星电子半导体总负责人金奇南分别致词。

西安NAND flash工厂二期项目的推进,让众人看到三星高超的政治手腕,即便中韩两国“政冷”的时候,三星依然可以保持“经热”。

这不得不令小米和OPPO等企业羡慕,毕竟,中印冲突的时候,时刻提心吊胆的滋味可不好受。

某位深谙政治与企业边界的企业家曾经提出他不能成为政治家的三大原因:

“第一,我从小看着父亲做生意长大,从三岁就把算盘当玩具玩,比起政治我更了解生意,而且我也被培育成了一个生意人。第二,我看过很多企业家涉足政治圈,然而公司的经营却每况愈下,这是因为政治的不安定性会影响到公司经营。第三,我只有西装和睡衣,没有其他衣服,而且穿睡衣的时间比较多,怎么可以穿着睡衣搞政治呢?”

睡衣是隐喻式的表达,企业家和政治之间的关系不能过于亲近。

政治平衡术,是三星周旋于国家间的法宝,也是三星能够长久发展,在美国、中国、欧洲三巨头之间自由穿梭的要诀。

相较而言,中国科技领军者,除了马云之外,大都欠缺与外国政要和媒体“谈笑风生”的能力。

中国科技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需要企业像三星这样通透,吃透了错综复杂犬牙交错的地区形势,在各国之间穿梭,弄懂政治,远离是非,做好生意。

在“一带一路”的指引下,中国科技企业出海已经不似当年一样盲目;出海第二阶段,则必须从三星等国际巨头成功的本地操作经验中汲取营养。

中国三星的口号是,“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 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这是三星进入中国20年来摸索出来的经验,充满着普遍哲理和本地智慧。

中国科技企业什么时候真正吃透了这两句话,中国的企业的“一带一路”出海战略,才能发挥威力。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超先声文章全部原创,都是赤裸裸的干货。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公众号,否则坚决找你麻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