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互联网下半场OTA遭遇巨头高维狙击 阿里生态链重塑行业格局

互联网下半场OTA遭遇巨头高维狙击 阿里生态链重塑行业格局

1、OTA遭遇卡脖子

扎克伯格最近睡着也会笑醒,因为世界上最大的OTA Priceline的CEO Glenn Fogel说,他们将投入一大笔钱在Facebook上做广告。

这家市值941亿美元的OTA,是世界上最早的在线旅游网站之一,成立于1997年。

在长久以来,Priceline大部分的广告预算都花在了Google身上。

2016年,仅仅花在Google身上的钱就有35亿美元。

缺乏流量、尤其是移动流量的OTA,将越来越受到流量大户的剥削。

在中国市场,情况类似。

目前排名第一的OTA携程APP,在Questmobile最新的排名中排73位,不得不受制于流量源泉腾讯和阿里。

Priceline完全是线上服务,它在Google获取流量的能力,从流量榨取利润的能力,都是世界一流的。

而携程还有相当一部分从线下如电话预订的,这个线下的成本,要远高于线上,对线上流量的使用效率,携程也远低于国际同行。

在线旅游网站,亟需稳定、低价的流量源泉。

在中国,拥有得天独厚条件的,只有阿里旗下在线旅行品牌飞猪。

阿里系拥有两款超级APP,排名第5手机淘宝和排名第8的支付宝,这两款超级APP,都嵌入了飞猪。

拥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对在线旅游来说,越来越重要。

阿里巴巴市值已经达到了3569亿美元,超越腾讯,位居亚洲第一位。

阿里系带给飞猪源源不断的资源,足以让它搅动整个在线旅游市场。

2、飞猪重塑OTA生态链

未来在线旅游的竞争,跟之前的维度完全不同。

通过阿里赋能的飞猪,从高维度切入在线旅游,改变了传统在线旅游的生态链。

OTA巨头Priceline有两种盈利模式,分别是Merchant模式和agency模式。

merchant模式是,Priceline与酒店、机票、租车、目的地服务商协商,以固定的配额和固定的价格获取相关产品,同时Priceline拥有相应的自主定价权向消费者收费,从中赚取差价。

而agency模式是,Priceline在用户和产品供应商的交易中担当代理商的角色,priceline从交易中抽取一定比例的金额作为代理佣金,这种模式单笔营收低,但相对稳定。

merchant模式是Priceline独特的商业模式,2015年佣金率接近19%,其中总预定额约75.6亿美元,毛利润为 14.5亿美元。

更为独特的是,这种模式帮助供应商应对淡季的波动,这对旅游业至关重要。

不过国内的携程艺龙,都是以代理模式为主。

飞猪的杀入,能够以阿里系独特资源,改变整个生态链。

以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为依托,飞猪曾经推出风靡一时的“信用住”,如今飞猪把信用住往前更进一步,推出酒店信用全场景消费。

除了用信用住店之外,消费者享受到酒店内外更多场景的“免押先享后付”消费,以及离店时酒店一站线上结算。

中国不是一个信用社会,信用成本很高,押金问题、入住履约问题,都长期困扰酒店。

围绕在线旅游薅羊毛的大有人在,比如信用卡长期收取2~4%的手续费,不管落在OTA头上还是酒店头上,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飞猪有了以阿里大生态为基础不断健全的信用体系,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有了信用,首先化解了繁琐的酒店消费流程,提高了效率;其次降低了财务成本,几方都会因此获利。

3、OTA低门槛引得巨头抢食

在没有竞争门槛的OTA领域,巨头借助生态体系优势,通过能力输送赢得战争,并不是什么难事。

OTA领域领头羊弱势,行业没有门槛,而行业前景巨大,引得各家关联行业频频越界。

即便Priceline在2012年就与携程合作,到2015年,Priceline累计投资携程高达1.9亿美元。

除了钱之外,Priceline并没有更多东西给携程。

2014年,刚在团购大战中杀出的美团,进入了酒旅行业,迅速以低单价拿到了行业的头名。

拥有大数据支撑的飞猪,则开发了C2B的模式。

OTA提供标品的机票、酒店等,容易做大规模,所以Priceline、Expedia、携程都能做成几百亿美元的巨无霸。

不过在个性化越来越强的今天,他们很难开发出C2B的产品来。

过去半年因为对特定目的地关注而带来的旅游需求MAU有3500万-4000万,C2B不再是一个小蛋糕而是一个大生意。

C2B最大的问题是很难规模化,要做到规模化,需要小批量多品种的生产线的标准化和流程化。

这对不善于做数据管理的OTA公司绝对是噩梦。

拥有大数据才能轻松提供特色服务,满足长尾需求。

飞猪总裁李少华表示,飞猪的设计让旅行更享受,根本来自于阿里平台的数据能力。

大数据和云计算让C2B的产品达到了自动规模化效应,并且设计成本摊薄,在飞猪眼里,C2B产品和B2C产品在研发难度和执行起来,几乎不存在本质区别。

C2B都能够研发出来,能不能形成规模效应,主要看成本和收益。

跟OTA比起来,飞猪对接的是C端和B端,两者可以自由组合,只需要飞猪的算法达到最优值即可。

OTA即便算法有可能改进,但是其提供产品天然具有固定性,作为分销商缺乏为客户定制的灵活性。

进入互联网下半场,互联网各个细分领域的边界逐渐模糊,原本互不干涉的公司开始交叉竞争。

门槛比较低、技术较为落伍的细分行业,会吸引拥有人才、技术和生态的巨头侧目,整个平衡将被打破,利益重新分配,直到达到重新平衡。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