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自媒体人应该怎样讲党性?

自媒体人应该怎样讲党性?

官方的一套组合拳让自媒体行业来不及反应。

即便在自媒体行业已经兴盛三四年时间,自媒体的从业者也自诩善于把握政策风向、深谙群众情绪,在掌控笔杆子长达90年的我党面前,就是那只跳不出如来手掌的孙猴子。

首先是自媒体风向标,大众情绪第一掌控者咪蒙。

因为一篇涉及到“嫖娼”的文章,咪蒙被禁言,具体是禁言7天还是永久销号,并不确定。

随之而来的,是包括 @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名侦探赵五儿、@八卦_我实在是太CJ了在内的多个微博娱乐八卦大号被关闭。

这些娱乐大号在微博上号召力很强,尤其是卓伟和赵五儿有非常强大的调查能力。

事情并没有结束,6月8号,“严肃八卦”、“毒舌电影”、“关爱八卦成长协会”、“萝贝贝”、“南都娱乐周刊”、“芭莎娱乐”等25个知名娱乐八卦号的微信公众号已经被封停。

这些大号都是在微信公众号都是大名鼎鼎的娱乐号,几乎篇篇10万+。

微信微博娱乐社会大号被统一封停,肯定不只是微信微博的官方操作。

6月7日下午,北京市网信办依法约谈了多个社交媒体平台,责令网站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加强用户账号管理,积极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营造健康向上主流舆论环境,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渲染演艺明星绯闻隐私、炒作明星炫富享乐、低俗媚俗之风等问题。微博、腾讯均在被约谈之列。

网信办的出手,让这批依附明星八卦、社会热点和大众情绪的大号纷纷落马。

1、大号的覆灭

有人问,这些大号不过是关注了娱乐和社会热点,又不触犯调查和负面,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呢?

实际上,营销号和娱乐号搅动舆论浑水,挑逗各个阶层之间的情绪,这早就纳入了高层的视野范围了。

超先声常说,从事新闻舆论、新媒体或者自媒体行业,一定要仔细阅读习总书记的讲话,尤其是《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年前,总书记视察了国家三大舆论重镇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并且发表了这个重要讲话。

这个讲话,不光是传统党报党刊、都市报电视台的指导方向,也是所有新闻舆论和资讯传播从业者的做事规范。

针对这些娱乐大号,根本不用赘述,看一看讲话原文就知道了。

有人认为,娱乐类,社会类新闻等不必过于强调导向,尺度可以宽一些。这种认识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全面的。

如果这类新闻中充斥着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勾心斗角、炫耀财富、移情别恋、杀人越货等方面的内容,充斥着有关大款、老板、名人、明星等人物的八卦新闻,就不能对人民群众起到正面引导作用。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对照讲话,看一看这些营销号和娱乐号,是不是感到后背发凉。

近些年国家发展迅速,GDP稳居世界第二,增速远超欧美;文娱产业发达,中国票房超过400亿元,明星薪酬居高不下。

娱乐新闻火爆在意料之中,再加上自媒体平台微信微博的兴起,本来有监管制衡的网站报纸杂志电视台的娱乐新闻,纷纷脱离机构自立门户。

这些掌握了出口,没有了“总编辑”,又没有监管方的娱乐大号,利用对娱乐行业的积累,对大众情绪的精巧操控,迅速做大。

做公众账号的人都知道,微信公众号10万+并非易事,需要巧妙时机、内容干货,但在娱乐号这里,完全不是问题,上述被关停的账号里,做一篇10万+如同探囊取物。

毫无疑问,在追求爆款10万+的时候,穷尽明星秘闻、渲染娱乐圈不良风气的文章,不可避免打擦边球。

语言表述露骨而直白,挑动大众猎奇媚俗的神经,甚至煽动情绪,挑逗群众都群众。

这些明显的违规行为,在官方没有任何举措的时候大行其道,甚至成为10万+写作的不传之秘。

实际上,据超先声所知,这些营销娱乐大号心里也有惴惴不安,有些传统媒体出身的大号作者心里也清晰知道监管部门红线和度的把握,无奈追名逐利,人之大欲。

当达摩克利斯之剑落下,扪心自问,谁是无辜?

2、中央的底线

超先声认为,以实用主义者的角度看,但凡在国内从事新媒体、资讯传播乃至广义互联网相关行业,心中一定要绷紧一根弦:把握好度。

甭跟我提什么各种理论,新媒体和互联网传播,本质是一门生意,老老实实长长久久赚钱,才是第一位的。

舆论历来是影响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

舆论导向正确是党和人民之福,舆论导向错误是党和人民之祸。好的舆论可以成为发展的“推进器”、民意的“晴雨表”、社会的“黏合剂”、道德的“风向标”,不好的舆论可以成为民众的“迷魂汤”、社会的“分离器”、杀人的“软刀子”、动乱的“催化剂”。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你是愿意做“推进器”、“晴雨表”、“黏合剂”、“风向标”;还是做“迷魂汤”、“分离器”、“软刀子”、“催化剂”?

在互联网颠覆了传统媒体之后,至少有一段时间,监管层是有点措手不及。

面对媒体格局、舆论生态的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适应步伐还不够快,一些主流媒体受众规模缩小、影响力下降;面对新媒体带来的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理念、方式、手段还没有跟上,管好用好新媒体能力还不够强。

互联网已经是舆论主战场,怎么可能轻言放弃?

“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控新闻舆论阵地的关键,重点要解决好谁来管、怎么管的问题。”

要把党管媒体的原则贯彻到新媒体领域,所有从事新闻信息服务、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平台都要纳入管理范围,所有新闻信息服务和相关业务从业人员都要实行准入管理。有关部门要认真研究,拿出管用的办法。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所有从事新闻信息服务、具有媒体属性和舆论动员功能的平台”,不但囊括了新闻客户端,也包括微博微信等各类自媒体。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布一周年,各大中央媒体举行了纪念活动。而总书记督促的“有关部门要认真研究,拿出管用的办法”,也在落在实处。

首先是关于传统的中央党媒。讲话提出要解决中央媒体的编制等问题。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上,提出了对中央主要新闻单位的改革措施。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中央主要新闻单位采编播管岗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的试行意见》。

这个意见的主要内容是,要深化中央主要新闻单位采编播管岗位人事管理制度改革,统筹配置编制资源,开展人员编制总量管理试点,深化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完善考核评价和退出机制,增强新闻舆论工作队伍事业心、归属感、忠诚度,为新闻事业长远健康发展提供坚实有力的人才支撑。

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不能让为党说话的人吃亏。

长期以来,因为历史原因和经济原因,中央媒体尤其是央视存在各种用工方式,很多辛辛苦苦工作的中央媒体员工,没有身份认同,也没有一份维持体面生活的薪水。

现在,在编制上给予保证,在财务上给予倾斜,稳定中央媒体从业者军心。

其次,针对新媒体管理方面,网信办出台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并且在2017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

互联网舆论谁来管,怎么管的问题,已然有了答案。

《规定》实施,可以说解决了原本很多问题,比如监管权属、管理范围等,把很多只能依靠经验来揣摩的尺度,放在了明面上。

规范的管理要胜过模糊的授意,凡是互联网从业者都应该仔细研究一下这个规定。

3、自媒体的选择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武器更不可轻易送人。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七条明确说明:任何组织不得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和外资经营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

革命要靠枪杆子和笔杆子,“共产党是要在左手拿宣传单,右手拿枪弹,才可以打倒敌人的”。

总书记的讲话提到,新闻舆论工作“党性原则不仅要讲,而且要理直气壮讲,不能躲躲闪闪、扭扭捏捏”。

有人说,当下中国存在“两个舆论场”,一个是以党报党刊党台、通讯社为主体的传统媒体舆论场,一个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新媒体舆论场。有人说,现在是“资本为王”的“资本媒体”、“商业媒体”时代,是“人人都有麦克风”的自媒体时代,再提坚持党管媒体没有意义。有人说,坚持党管媒体,主要是对党和政府主办的重点新闻媒体而言的,对其他媒体并不适用。这些看法是错误的。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必须清醒认识到,互联网有一定的商业变现能力和新闻传播能力,互联网不会是当代中国的最大变量。

舆论场不可撕裂,资本在中国翻不了天,掌控不了媒体。

不可否认,随着传播介质的变化,微信微博都有了一定的舆论动员能力。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者Emily Bell认为,在美国,传统媒体手里的权力已经转移到Facebook和Twitter上来。

影响力不会凭空消失,只会转移,传统媒体已经失去了第四权力,Facebook接管了这一权力:只有通过Facebook的二次传播,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的文章才能接触到读者。

不过,对以赚钱为第一要务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第四权力不但不是一个好生意,还是一个烫手山芋。

在美国大选中,Facebook上的充斥的假新闻被认为极坏地影响了大选的结果,尤其是关于希拉里的假新闻大大超过了川普的。

有人提出,Facebook要加强对新闻的审查和人工审核,这将大大增加Facebook的运营成本。

在中国,无心插柳的微信,本来想把公众平台的服务号做大做强,哪知道承载资讯的订阅号,发展大大超出意料,成为影响中国舆论的一支力量。

我想,张小龙肯定会对公众平台的演变结果五味杂陈。

在监管真空的日子里,迅速做大的大号们,尝到了影响力的甜头。

仅仅一篇吐槽,就能把孩子送进北京权贵挤破脑袋的好学校,这种诱惑,谁能抵挡?

自媒体人来源多样,除了有体制内转型、深谙底线和尺度的传统媒体人,也有营销出身的转行者,甚至不乏刚出校门或者仍在学校的年轻人。

他们实际上掌握了一些舆论权力,却不懂运用,或者胡乱运用。

手握利器,杀心四起。

他们毕竟too young,sometimes naive。

老油条们是见得多了,身经百战也能谈笑风生。

除了闷声发大财,自媒体人,也要学会讲党性。

国有媒体的拱卫权正在慢慢失去,互联网是执政的拱卫力量,监管层也在逐渐吸收新诞生的舆论力量。

主动观察党的舆论政策,规避明显的风险,才能站得稳,立得久。

当然,监管层会对互联网既利用也防范,自媒体人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所以呀,媒体需要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超先声文章全部原创,都是赤裸裸的干货。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公众号,否则坚决找你麻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