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社交媒体与赌博结合的时代如何监管?

社交媒体与赌博结合的时代如何监管?

针对前一段央视和新京报关于微信赌博的报道,腾讯雷霆行动负责人近日宣布,已经成立专门的打击团队,联合警方打击网络赌博。

 

截至目前微信和QQ共计对16500多个涉赌聊天群进行限制群功能处理,并对超过一万个存在严重涉赌行为的社交账号进行限制支付或红包功能处理。

 

此前,微信赌博问题在6月份忽然爆发。

 

因为6月份进入了欧洲杯赛季。众所周知,足球一直是博彩业的重头。

 

网络赌博的两种形式,一种是借助微信、QQ等社交工具,将传统赌博网络化;另外一种,则是在天天德州等社交游戏为平台,作弊欺诈和诱导兑换。

 

微信赌博这种网络博彩,在互联网诞生之初已经存在,本不是什么新鲜东西。

 

甚至在用56k速度的上网猫和Windows98的年代,赌博游戏、纸牌游戏等网络赌博活动已经非常流行了,黄赌毒在引领技术潮流、使用互联网手段方面,都是一把好手。

 

但PC时代,除了赌球、赌博游戏和网游交易之外,普通人想接触网络赌博,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移动互联网给了普通人最大的便利。

 

移动社交的发展,让人与人、多人之间的联系变得随时随地,“聚众赌博”之类的事,从理论上讲,每一个群都有可能。

 

光有聚众,也完不成事。在传统的互联网赌博中,支付是个障碍。要么有约定的线上线下支付方式,要么就是以虚拟货币或者替代物。

 

移动支付的兴起,客观上让赌资的支付变成了现金直接交易,一把结清!

 

自从赌博这个古老的行业诞生以来,从来没有这么便利过。社交+支付两个链条被完美打通。

 

根据央行数据,2015年移动支付138.37亿笔,占所有支付的一成多。

 

一家国外网站惊呼,移动社交和赌博结合的APP是一个新的时代。

 

根据维基百科,2009年世界合法赌博市场产值约3000亿美元,而赌博最大的份额是在黑市,远远超过合法市场的产值。

 

微信这种兼具移动社交和支付的APP,是网络赌博天然的工具。

 

随着各种工具各种功能的推陈出新,产品的本来良好目的,也会被各种犯罪分子利用,变成创新的犯罪。

 

比如群红包这种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就有人变成了红包赌博活动,造成了很多自制力差的人沉迷。

 

 比如下面这种:在345元发4-5个红包的群里,参赌人员通过AA制付款跟扫二维码的方式把345元给代包手,代包手抽取45元,其中的5元是发包费用,40元归群主王某。剩下的300元用于发红包供群成员抢。微信群中抢到金额最少的人要向代包手发345元,抢红包游戏按照上述规则继续。

 

这种新的赌博活动利用了微信红包的规则,貌似正常的发红包,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赌博。

 

实际上,不光有小毛贼盯上了移动互联网工具,赌坛巨头们也认为高科技是赌博未来发展方向。

 

警方的打击,会让微信赌博消沉一阵子。

 

但移动社交和移动支付都在增长,有关网络赌博的法律和监管还不健全,所以微信赌博这种活动未来肯定是呈上升趋势。

 

微信之前豪言“连接一切”,恐怕也需要改一改了,连接带来红利,也带来风险。一切包括好的也包括坏的,笼统讲连接一切,是不是有点政治不正确的味道?

 

微信需要巧妙的在数以千万的群中找出危险的群,既不打扰现有用户的使用,又能筛选有赌博举动的群。

 

这即需要微信有高超的技术分析能力,又需要微信的政治智慧和外交手腕。

 

 

当然,对我们普通人来说,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不要碰黄赌毒。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超先声文章全部原创,都是赤裸裸的干货。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公众号,否则坚决找你麻烦。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