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超 > 从吴军新书《硅谷之谜》看中国互联网国际化路径

从吴军新书《硅谷之谜》看中国互联网国际化路径

吴军在新作《硅谷之谜》中写到,在硅谷崛起之前,美国公司常常是先从国内市场做起,逐渐进入国际市场,很多美国东部公司仍然采取这个策略。

不过硅谷公司很不同,很多只有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就开始进入国际市场,很快成为了跨国公司。WhatsApp9亿多用户,超过微信,其起源于硅谷,却成就于国际市场。

Google的许多产品和服务,在推出英语版的6个月内,必须开发出支持主要亚洲语言和欧洲语言的国际版本。

以美国3亿左右的人口,完全不可能撑起来苹果、Google和Facebook这样体量的公司。

Facebook的月活用户15.5亿,WhatsApp 9亿,Google的Android用户超过14亿。

硅谷的企业之所以能领世界之先,并非靠美国市场,而是做世界公司,把产品和服务卖到世界各地去。

中国企业与硅谷企业的不同,中国企业因为背靠13亿人的大市场,根本不会有动力去国外市场开疆拓土,窝在中国不但不是小富即安,还能变成BAT这样拥有五六亿用户的巨头。

事实上,中国的巨头们的世界之旅,跟美国东海岸公司比较类似。中国公司首先会进入东南亚、东亚或者拉丁美洲这样的地方。

小米布局印度,腾讯在东南亚,百度则进军了日本和巴西。

但是就近国际化的问题,并不因这些地区落后而变得容易,相反,这些地方的成本并不低。

小米在印度市场售卖超过300万台,但仍然在专利方面受到诉讼,微信国际版wechat在东南亚并没有大火,日本百度则直接关张。

所谓国际化,并不是仅仅开发一个英语版本了事,而是一开始就把未来的业务和营收放到国际市场。

这对中国企业很难,中国的市场太大,以至于只要赶上了一个浪潮,就能诞生无数机会,不管是电商、移动化、O2O,谁会苦哈哈的去海外受罪?

不过有一个奇葩的公司,不光开始时就将美欧当做主力市场,而且取得的成绩令人瞩目,这个公司就是前身是金山网络的猎豹公司。

2016年开年在硅谷猎豹移动在硅谷举办了Connect 2016大会,硅谷最有影响力的公司来了许多家,除了他们的合作伙伴Google和Facebook外,Expedia、Yandex,甚至美国前副总统戈尔也到场。

如果说2014年刚上市时傅盛的猎豹国际化方法论还有很多人不解,现在猎豹是中国公司全球化最好的案例。

2015年第三季度,猎豹的海外收入达到5.38亿元,增长891.6%,移动收入占七成。

被安利了这么久,大家都耳熟能详傅盛与周鸿祎的恩怨,国内道路走不通,而导致猎豹冒风险远走海外而获得成功的故事。

统计机构appannie上显示,Google Play工具类APP排名上,猎豹的清理大师,在美国市场长期排名1~4名,在日本排名1~3名,在俄罗斯长期位居第一。每日排名上,1月18日排名显示在14各国家排名位居第一。

傅盛的这套国际化方法论,经过了国际市场的检验!在一个非华语圈的地方,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取得这样的成绩。

没有GFW的庇护,甚至到现在傅盛的英语都讲得磕磕绊绊,就这么一个欧美互联网门口的野蛮人,就一头扎了进去,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方法论降维攻击了养尊处优的国际市场。

凭借用户优势,猎豹与Facebook和Google的移动广告合作风生水起,并且建立起了移动广告的大数据系统。

由于介入移动效果广告较早,并于业内翘楚Facebook有紧密合作,猎豹的移动广告系统已经领先于国内的移动广告投放,2015年1月,微信朋友圈广告开始测试,以品牌广告为主,效果广告刚刚起步。

傅盛自觉不自觉的,走进了一条顺应发展的洪流中。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让文化迅速传播,工业时代的梯层层层推进的传播不见了,世界“带宽”增加,渠道阻塞消失,一款产品就能风靡全世界,用时可能不到一天。

吴军总结说,主导互联网时代的理论基础是信息论,而不是工业时代的经典牛顿力学。信息论的一个重要定律就是信道中极限信息传输率跟带宽相关。

江南style,flappy bird的流行,很多人视为流行文化,实际上是商业形态在技术基础变化之后的改变。

傅盛本人告诉超先声,所谓文化壁垒和区域限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越来越弱了。他曾经劝滴滴的程维不要消极对抗Uber,直接去打他的阵地。

除了中国之外的市场,全球50多亿人,印度十几亿,非洲十几亿,这些市场的移动互联网水平大约是中国3到5年前的水平。

如果回到三五年前,中国移动互联网遍地是机会,现在看全世界移动互联网市场,是不是遍地机会?

傅盛的方法论实践下来,猎豹开发了别踩白块的游戏。如今迅速冲入Google Play和AppStore的免费游戏前三名。

而因为对移动广告的独特理解,猎豹获得流量的成本低,运营流量的效率高,猎豹靠着对移动广告的深刻理解,占据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全球化的第一波先机。

对中国公司来说,全球化的唯一障碍就是来自领导者本人。傅盛说。

 

 

 

-----------------------

超先声,王超的微信公众账号,关注互联网和新科技微信搜索“chao-xiansheng”,倾听进步的声音。



推荐 0